Thursday, September 15, 2011

失落

是不是在每一个强言微笑的背后,
都藏着一段抹不去的悲伤。

是不是再表现得潇洒,
却显得更软弱,幼稚。

过了十二点,
Onefm 播着失落沙洲,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
至少我并不是一个人驾着车,
盲目开在一个宁静又没有尽头的道路上,
我只是一个人,对着荧幕,
等天亮。

对了,
是我把这一切看得太低俗,
我只是一直在逞强,
不想让任何一个你看见我的可怜,
就算是现在,
我也认为没什么好同情。

心灵上的残缺,
不是那么容易弥补,
我比谁都了解,
所以比谁都更不想触碰,
那一个地带。

-------------------------

我想,我会了解你的处境,
她说,每一年总有一个季节,
叫作分离。

没办法一起走过那个秋天,
每一片落叶,都是一个遗憾,
遍地的遗憾,无尽的痛。

有一种痛,叫受伤,
流的,是肉体的血,
另一种痛,叫悲伤
落的,是无声的泪。

再多的打扰,再多的欢笑,
让我更害怕静下来的时候。

-------------------------

有时候,就连自己都搞不清楚,
自己是在无病呻吟,还是偶尔寂寞,
这是我压抑着的,还是我已经接受的?

Love,
Makes a man grow up,
Or sink down.

断线的风筝,
却还要应酬直朝脸上打来的无情风,
我还能说些什么?

-------------------------

这就是尽头了,
没有,还呼吸着,
就这样每天重复着一样的规律,
算是活着吗?



越猖狂的人,内心越寂寞。
没有不快乐,莫名的失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