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8, 2011

从前

阳光,不再代表温暖,
微风,变得非常野蛮。

接下来的路,变得更坎坷,
我想要回去从前,
那些不需要为明天三餐担心的日子。
但是现在过得算好吧,
至少比起被活活埋葬的人类,
来得幸福了。

为什么这样比较?
呼吸,却不算是活着,
因为我知道那滋味。

那一年,
还在挣扎为谁掉落泪,
草场上翱翔的蜻蜓,
早就看透了这一切。

如果可以再从来,

我会嘴硬,我肯定选择同样的路,
因为从来就没有得从来。

唯一坚持的任性。

------------------------

I miss you, Oliv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