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 2011

三月

断线的风筝,
落寞的灵魂。

到处流浪后才发现,
我并不喜欢被约束。

窗帘阻挡着阳光的侵犯,
顿时变成了深夜,
心,在下雨。

--------------------

不要说安慰的话,
距离有多大,
心里有数。

再多的祝福,
也变得毫无意义。

本来就是一个悲观的人,
何必尝试去改变。

---------------------

是不是日子久了,
才发现原来现在的改变,
已经没了当初的感动。

不再压抑,
事实是这样,
抵抗,接受,崩溃。

---------------------

不想输,
可是这并不简单。
拳头握着的倔强,
但是却看不到。

请原谅,
时差,谁也不想要。
曾一度想过,
不如就这样无视那三个小时,
满足那无限的思念。

可是做不到。

----------------------------

一点也不觉得辛苦,
反而过得很自在。
同时,也内疚。

该怎么解释,
就像这里阳光灿烂的时候,
那里却过着寒冷的黑夜。

---------------------------

怎么办?
很多时候,
思维到了这个问号,
就强硬把它压抑着,
是有这个能力,
它不曾是一个问题。

为什么?
因为就算是杀手,
也有自己的使命。

有些事情,需要牺牲。

---------------------------------

这口井有多深,
多少分量的水,
长久岁月留下来的疤,
湿了,又干了。

旱季,
嘴唇破裂的小孩,
乞求着一场雨。

雨,终究下了,
下进每一个生命的心里。

---------------------------

再多鼓励的话,都已经听不进去,
再多安慰的字,都已经无补于事。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逆转的时钟,
有几个人看得见,
那意义在哪里。

就连自己都不清楚的时候,
何必去要求。

----------------------------------



Sometimes, when I say I'm okay,
It does really mean I'M OKAY.

---------------------------------

2011年3月1日,
那一年,那一天,
是个夏天。

风却还是很冷,
窗外下起了毛毛雨,
我想起了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