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讨 ● 爱

天,没有在下雨。
我却狠狠被淋湿了。
水,毫不犹豫地往下流,
完全没有漏出半点同情。
好像一早就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它从我身上流过,
然后再渗透大地。
然后没有了原状。
然后没有然后。

原地颤抖,不是逞强。
只是找不到可以被依靠的温度。
但是谁会了解?
没关系,我没有期望。

一直以来,
我以为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这样就可以不输给寒冷的风。
原来我错了,赤裸着上身,
寒风更像一支支无情的针,
穿过身体,带走了仅有的温度。

这样的一种折磨,
没有人知道,因为风无形。
然后换来的,只是自己对自己的同情。
讽刺和暗笑,更可怜。

我开始看看四周,
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环境。
人性是这样,不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
我只是尝试寻找安全感。

------------------------------------------------------

一眼望去,啊海,
他跪在地上,膝盖早被磨损了,
可是他并无视,拼命把泥土往身上贴,
他在寻找些什么?安全感?
我们可能认为肮脏,可是他没有选择。
烂泥般的盔甲,可以维持多久?

前方站着一位女人,啊天,
一头被淋湿的头发,头上一朵云,
再看清楚一点,那里在下雨。
她努力把头发抹干,但雨一直下,
直到全身也湿透了。
抹破了毛巾,雨却没有停。

后面站着一个小孩,
瘦瘦的,一手拿着冰淇淋,
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照片。
小孩看起来很熟悉,却一时忘了是谁。
照片里是妈妈,他一直看着。
冰淇淋溶化了,仿佛没有被珍惜,
拿在手上,只是一种小孩的象征,

他不喜欢冰淇淋,
手都被溶掉的冰淇淋汁弄脏了。
一个不小心,照片也变脏了。
他拼命往身上擦干净。
冰淇淋被丢掉了,
因为他想要的不是这些,
他只想多一点点的爱。

----------------------------------------

后来我才发现,
在我背后的是一面镜子。
那小孩扮演着过去的自己。
也难怪那张照片里的人,
一眼就认出是妈妈。

虽然几乎所有温度都被带走了,
我依然看着镜子里,那讨爱的小子。
不禁觉得虽然过了好多年,
那份想要被认同和肯定的心,
依然没有变。

就算继续颤抖,
就算身体冻结了,
我还是会等着你施舍的爱。

------------------------------------

啊天,他在等待烂泥变硬的那一天。
啊海,她在等待雨停后出现彩虹的那一天
那傻孩子,还在讨爱,不是冰淇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