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9, 2010

讽刺

谁又成为了谁的负担?
谁又觉得自己可笑?

如果前方有个镜头,
我会比一个peace,
没有为什么,纯粹。

-------------------------

两点二十四分,
自己的内心戏实在太可怕了,
如果有机会,
我真的想要慢慢写下来,
在脑里闪过的每一幕
还有每一个想法,
可怕之处是没有得解释,
我是笑着写,
为什么?

我一直幻想
眼前就是一个镜头,
然后摆最自然的微笑,

这一刻,
我开始察觉
为什么人类会跳楼。
为什么自杀?

如果必定要我说出
一个不结束生命的原因
就是自杀后要一直重复的死亡方式。

这一刻,
我在开玩笑,
问题是,
你觉得我是吗?

你觉得我真的是在开玩笑吗?
哈,这是另一个玩笑,
是吗?不是吗?

-------------------------

何必这样折磨自己,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好好疼自己,好吗?

伤口痊愈后,
我有点不习惯,
我喜欢玩弄血凝固后固体,
然后再想办法溶化。

----------------------------

这一篇很变态,
我写不下去,
啊,我又流血了....




开玩笑罢了,
你信吗?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