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9, 2010

懦弱




预言成为事实的时候
总叫人心酸...

我没有反对
她说的什么...

她说得对
我没有质疑...

只是可惜我不在
而且好远好远...

真的好远好远...

声音还来不及到达
就已经失去了方向...

---------------------

那一年
我们十八...

一个错误的时间
遇上对的人...

然后
做了对的决定...

我没有要求什么...

如果
你过得很好
那就够了...

-------------------------

就算溶化后
它还是带着一定的份量

那一年,
还有那一个我们...

说谎的旋律...
你还记得吗?

-----------------------



嗯,

我忘了...

早就忘了...

忘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