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8, 2010

脆弱

当深夜失去光明的时候
你还会坚持
你拥有曙光的说法吗?

--------------------------------------

男:你还在意吗?
女:嗯,我走不出有你的影子的世界...

男:我的存在,影响了你?
女:我一发呆,然后就会想起你...

男:你怎么了?
女:我也不知道,情绪没办法稳定下来...

男:对不起...
女:不是你的错...

男:我很想撇开所有的麻烦
女:我浪费了很多青春吧?

男:或许青春就是这样?
女:我看,我应该放慢自己的脚步了...

男:...
女:事实是如此,我只好学着接受...

--------------------------------------

男:人生很麻烦,过渡期是其中一个...
女:嗯,但是你可以不要把人生看得那么程序化吗?

男:为什么?
女:太过程序化,很冷血...

男:我不介意,反正麻烦都是因为这样...
女:感情麻烦吗?

男:感情不麻烦,处理的过程很麻烦...
女:你很不感性...

男:因为我觉得不需要...
女:那就继续单身吧...

男:....
女:把脆弱这个说法代替麻烦...怎样?

男:脆弱吗?
女:不是吗?

-------------------------------------

男:我会接受黑夜不需要光明的事实...
女:我会坚持我依然拥有曙光的说法...

--------------------------------------

我裸着半身
躺在回忆散乱的地上
冷,是因为空虚

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东西
仿佛人生到了尽头...

不是死亡
而是重复

每天重复着...
一直重复着...


你看到尽头了吗?

你看不到,
因为你一早就到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