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6, 2010

透明

每次都这样
你也厌倦了吧?

就算不是今天,
也是迟早会出现的是吧?

嗯,
是该停止这些疑问了...
太多了,
我不想管...

反正
我本来就不会管...

给予定义
是要看是谁对谁错

但我偏偏看到的
就只有麻烦两个字

矛盾的是
忽略麻烦真的那么麻烦吗?

我没有抱怨什么,
因为我觉得没有资格...
你知道的...



天亮后,
谁还会依赖着谁取暖,
谁还会为了谁悲泣...

谁又会在琵琶和小提琴之间徘徊...

也许这些都早已变得透明...
然后各自都被遗忘了...

-----------------------------------

今夜,
没有多余的对白...
只有几个没有灵魂的问答...

当我把事情看得很冷淡的时候,
总会觉得身上流的都是冷血,

是谁看了这篇后,
都会闷闷的吧?

原谅我...
我没事...

只是温度没有存在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