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弦•断了

喉咙开始痛了...

不过不要紧
自从你离开后

语言
开始没那么重要
只要有人问起发生了什么事...

一句喉咙痛
就解决了多余的交谈

他说
我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吗?
表面上是,因为那是没有灵魂的问答
还有无聊的应酬...
只是当每个人都戴上面具的时候
那感觉早已麻木...

我期待你的出现
带我走过这段路
一秒也好...

可是...
那有可能吗?

--------------------------

当泪水迷惘了前方的路
我早也失去了方向...

天真地把铃声
换成一秒也好...

但就是换不回你接电话的声音...

---------------------------

他:发生什么事了?
我:....

他:你ok吗?为什么不出声...
我:我喉咙痛...

他:哦...
我:....

最好就这样
慢慢地,慢慢地好起来...

反正我也不急...
少了语言,我还是还有我的孤独...

对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