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空间

那一晚,发了一个好奇怪的梦,梦里面有两个自己。
不,应该是说,后来出现了另外一个自己,在那之前,
我还拼命解释,炜森没事,不用担心,我就是炜森!

奇怪的是,大家根本不理睬我,当然我是存在的,
还招来了一堆冷眼相对,我拼了命解释,
还带着嘲笑,我根本没事,到底在担心什么?

大家应该会奇怪,那时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好像月亮突然爆炸,
然后那些碎片刚好落到马来西亚半岛,
然后又那么刚好落在我和朋友相聚的地方,
大概是这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离谱的是,另外一个我出现了,
然后所有冷眼的强度直接提升一百倍!
他妈的王八蛋,我的嘴巴开到可以装完大嘴巴!

不被信任,总是那么痛苦,
就算我说的是真的...
说出来的事实,被颠倒了
就算是我最清楚的事实...

在还没有醒来之前,
我拼命挣扎去看另外一个我一眼,
原来他是那么受欢迎,
原来有那么多人担心他,
原来我妒忌他...

----------------------------------------

我:喂!
我:.......

我:我在叫你,听到吗?
我:...........

我:你还要这样子到什么时候?
我:不要管我!

我:你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我:那又怎样?

我:是时候醒了...
我:我知道...

我:那就好...
我:只是我一直都没有睡过...你明白吗?

我:每晚都这样,你还能挨多久?
我:直到我觉得累了

我:那你什么时候才会累?
我:对不起,这是我的执著,执著不会累。

我:你是不是要周围的人担心,你才满意?
我:不是,在面对别人时,我是你。

我:可是你也不能一直这样。
我:为什么?

我:都说了,你懂这是不对的!
我:嗯,我懂,然后呢?

我:没有然后,别这样了好吗?
我:够了!不要再演戏了可以吗?

我:是因为一个不确定是什么的东西?
我:...

我:你会影响牵涉在内的人!
我:是吗?

我:不要把自己当成很伟大行吗?
我:我没有!

我:你认为你可以一个人承担,然后骗过所有人,还有她?
我:我...

我:你不能!你太小看她了...
我:我能怎样?有得选吗?

我:有,做回自己,那一个最真的自己...
我:我忘了还有多少个你?

我:一个,最真的那一个,就是我!
我:是吗?对不起,我做不到,不要再逼我了!

我:你可以依赖,可以怀念,可以颓废,可以懒散
我:......

我:但是你不能给她带来无形的压力和影响!
我:我没有!

我:这样就是有...
我:那你到底要我怎样?

我:不要那么执著了好吗?
我:我...

我:不要再给自己还有她任何压力了,行吗?
我:我...

我:人,是应该有理智的...
我:感情,却是没有方向的...

我:你是有感情的人...
我:所以我应该有理智的感情...

我:醒了,好吗?不要再让大家担心了...
我:可是...

我:不要假装了,一切不确定的,都不要执著
我:我...

我:以后怎样,就让它自由发展,反正你们也不能怎样...
我:我...

我:至少你尽力了,不是吗?
我:(眼泪开始流下来)

我:至少你也给了你的执著一个交代,不是吗?
我:(莞尔...还有泪...)

我:想开了吗?醒了,好吗?大家都在等你...
我:嗯...

我:这样她也应该放心了吧...
我:希望如此...

我:我还是你...
我:你还是我...

我...
还是我...

-----------------------------------------------

你离开后,
电话好久都没响过...

开始有点不习惯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