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4, 2010

完美

团圆
始终带有矛盾
沒有辦法完美

直到第十九年
我才发现
这一个矛盾

传说中的团年饭
是一家人吃
当然沒有錯
那么接下來要讨论的事有两项

第一,
通常一个幸福的家庭
有一个爷爷,有一個奶奶
假设他們育有三个儿子
三个都娶了老婆
生了很多儿子

那么老大的大儿子
又结了婚,生了孩子
那爷爷奶奶就有了曾孫子

四代同堂?
当然也沒有問题,
那么如果沒有了爷爷和奶奶
团圆,是不是三个儿子自己各团圆?
那么因为沒了父母的三兄弟
各自自己团自己的圆
那么算不算团圆?

那爷爷奶奶的兄弟姐妹呢?
他们又是在那裡?
理由好像可以是:
1他们住在很远
2他们有自己的家庭
3他们...想不到,就放“其他”...

我不知道
但我觉得到第几代自己才团圆,
是一个问题,
是一个我觉得是问题的问题。

第二,
通常一個健康的家庭
是由一男一女组织而成的(夫妇)

好,问题来了

新年次团年饭的時候
是回男方的家庭
还是回女方的家庭?

我知道這是废话
那么就应该想一想这废话背後
存在的讽刺

Assume大家的答案都是回男方家
那么可能第二天的時候才去女方家
如果辦得到的話,可以一天赶两场
前提是你老公是“FLASH”or “Superman”
或是本來就是隔壁邻居

那么存在的风险是
当你生出來的時候
如果,我说如果,
如果有人说你像隔壁叔叔的脸的話
那么你生的孩子很可能就是“天才”儿童...
笨的人看不明白,会再重读

对不起,我离题了

回到刚才第二个讨论事项
所引发下來的問題

1.
一个只生女孩的家庭很可怜
每年的团年饭都自己吃,
那么如果,我说如果,
如果另一半在吃到一半時梗死
明年的团年饭就以maggi cup解決好了。
反正都是一个人吃团年饭

2.
所以从刚才一直推论下来
华人的家庭无论如何
都要生一个男的才有保障。

-----------------------------------------------

我拿起筷子和碗
盛了一个人吃的饭
然后坐了下来

墙上的日历
二月十四,正月初一

一张桌子
和一张椅子
对着一盘咸鱼,
还有昨夜剩下的芽菜

老风扇的声音
围绕了整间屋子
对,是屋子,
因为他配不起
“家” 这个字眼

我夹了咸鱼
放进碗里,努力扒饭
这里,我不需要注重礼仪
唯一能够做到的
是吃饭时,不要说话
原因是我找不到说话的对象

我慢慢嚼着口里的饭
用傻笑顶着将要标出来的眼泪

-------------------------------------------

亲爱的
情人节快乐

我对着墙壁
练习着这一句话

好让我们再相遇的时候
我可以亲口告诉你.........

-------------------------------------------

炜森,
新年快乐!

不要再装了,反正情人节关你屁事?

王八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