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0

逃避

是我一直在逃避
所以才那么乐观?

你那里看得到月亮吗?

Saturday, February 27, 2010

黑 ● 白

黑:对不起...
白:怎么了?

黑:我想...我不能去见你了...
白:为什么?

黑:我会去非洲...South Africa...
白:真的?为什么!

黑:因为那边有很多美女...
白:这里没有吗?那边只有黑人...

黑:我就是喜欢黑人...
白:为什么?

黑:没有为什么...
白:...

黑:就好像孙燕姿为什么唱天黑黑,没有唱天白白...
白:是这样的吗?

黑:对...
白:可是张韶涵有唱白白的啊!

黑:无言...
白:....

---------------------------------------------

雨天听着天黑黑
原来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很奇怪...
我没有办法解释...

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

九把刀说
伤心是爆发的,
而且是突然的,具有毁灭性的...

寂寞
则是长时间的灵魂消耗

伤心和寂寞混在一起,
爆发后又一直剥削我时,
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

不晓得如何反应...

当我拿起电话,
写好信息,
又不知道要发给谁时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支箭
准准插进了红心
然后红心裂开...

可悲的是
里面其实也是空的...
就算好了,也是空的...

蔡旻佑,
寂寞真的会好吗?

Friday, February 26, 2010

疑问

我知道继续这样下去
会惹来很多疑问
甚至烦恼

在你身上留不住的执著
至少可以让我在这里发泄一下吧?

我觉得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因为我除了懒惰,
喉咙也会突然痛起来...

---------------------------------

我又想你了...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弦•断了

喉咙开始痛了...

不过不要紧
自从你离开后

语言
开始没那么重要
只要有人问起发生了什么事...

一句喉咙痛
就解决了多余的交谈

他说
我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吗?
表面上是,因为那是没有灵魂的问答
还有无聊的应酬...
只是当每个人都戴上面具的时候
那感觉早已麻木...

我期待你的出现
带我走过这段路
一秒也好...

可是...
那有可能吗?

--------------------------

当泪水迷惘了前方的路
我早也失去了方向...

天真地把铃声
换成一秒也好...

但就是换不回你接电话的声音...

---------------------------

他:发生什么事了?
我:....

他:你ok吗?为什么不出声...
我:我喉咙痛...

他:哦...
我:....

最好就这样
慢慢地,慢慢地好起来...

反正我也不急...
少了语言,我还是还有我的孤独...

对吧?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聚会

少了你的笑声的聚会
不习惯...

真的很不习惯...

--------------------------

酒杯剩下空虚
交谈剩下虚伪
黑夜剩下寂寞

我们剩下我...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雨伞

不知道
这个空间
还会不会出现你的脚印
还有你的泪...

下雨了
我又赖床了...

好怀念有你的雨天
两个人,还有一把雨伞...

现在的我...还需要撑多久
才能等到你出现的那一天?

----------------------------

雨停了,
不一定会出现彩虹,
被雨淋湿了的身躯,
明天醒来还是一条好汉...

只是剩下一半的心灵
还需要留下多少的眼泪
才换得回你?

----------------------------

这一天,
我又是这样度过...

没有特别的事
没有麻烦的事...

然后还是没有你...

Monday, February 22, 2010

习惯

他说,
习惯很可怕
人一旦习惯了,
就很难改变...

我努力地让自己不习惯,
可是那薄如蝉翼的熟悉感,
能够维持多久?

我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

他:怎么了?
她:没什么...

他:这种感觉不是很对,你怎么了?
她:.....

他:嗯?
她:我们分手吧...

他:为什么?
她:....

他:为什么?!
她:.......

他:...
她:...

然后呢?
没有然后...

就这样少了一对庆祝情人节的情侣
多了一份孤独还有寂寞...

朋友,
分手快乐,
反正你也不介意吧...

等亦飞考完,
我们去庆祝!
他说的!

我唯一担心的是...
到时你又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了...

然后...
只有一人两手空空,
还有一个勉强的笑脸...

然后,
没有然后...
-------------------------------

我还需要经历
多少个没有你的明天?
才能遇见有你的习惯...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半夜醒来
原来才三点钟

我试过逼自己入眠
可是终究失败...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
已经尽力了
可是就无法入眠

是错误的决定吗?
那就让它错下去...

反正我就是喜欢这样...

------------------------------

那一夜,
执著又开始放肆了...

你却看不见...
也听不到...

可是你感觉得到吗?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平衡

我只是暂时没办法平衡,
所以才这样....

我想你应该会明白吧?

虽然我还是不确定,
没办法平衡的原因是什么...

或许是你?
或许不是?
或许是我自己?

或许青春需要这样...
大概是这样...

那至少是现在最好的解答...

最好的解答

至少是...

晚安

总是在你说晚安后才发现
原来坚强是可以那么脆弱....

“晚安”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二月十七日

现在
凌晨两点钟
这里好安静...

电话也是一样
安静了一整天...

你还好吧?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空间

那一晚,发了一个好奇怪的梦,梦里面有两个自己。
不,应该是说,后来出现了另外一个自己,在那之前,
我还拼命解释,炜森没事,不用担心,我就是炜森!

奇怪的是,大家根本不理睬我,当然我是存在的,
还招来了一堆冷眼相对,我拼了命解释,
还带着嘲笑,我根本没事,到底在担心什么?

大家应该会奇怪,那时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好像月亮突然爆炸,
然后那些碎片刚好落到马来西亚半岛,
然后又那么刚好落在我和朋友相聚的地方,
大概是这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离谱的是,另外一个我出现了,
然后所有冷眼的强度直接提升一百倍!
他妈的王八蛋,我的嘴巴开到可以装完大嘴巴!

不被信任,总是那么痛苦,
就算我说的是真的...
说出来的事实,被颠倒了
就算是我最清楚的事实...

在还没有醒来之前,
我拼命挣扎去看另外一个我一眼,
原来他是那么受欢迎,
原来有那么多人担心他,
原来我妒忌他...

----------------------------------------

我:喂!
我:.......

我:我在叫你,听到吗?
我:...........

我:你还要这样子到什么时候?
我:不要管我!

我:你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我:那又怎样?

我:是时候醒了...
我:我知道...

我:那就好...
我:只是我一直都没有睡过...你明白吗?

我:每晚都这样,你还能挨多久?
我:直到我觉得累了

我:那你什么时候才会累?
我:对不起,这是我的执著,执著不会累。

我:你是不是要周围的人担心,你才满意?
我:不是,在面对别人时,我是你。

我:可是你也不能一直这样。
我:为什么?

我:都说了,你懂这是不对的!
我:嗯,我懂,然后呢?

我:没有然后,别这样了好吗?
我:够了!不要再演戏了可以吗?

我:是因为一个不确定是什么的东西?
我:...

我:你会影响牵涉在内的人!
我:是吗?

我:不要把自己当成很伟大行吗?
我:我没有!

我:你认为你可以一个人承担,然后骗过所有人,还有她?
我:我...

我:你不能!你太小看她了...
我:我能怎样?有得选吗?

我:有,做回自己,那一个最真的自己...
我:我忘了还有多少个你?

我:一个,最真的那一个,就是我!
我:是吗?对不起,我做不到,不要再逼我了!

我:你可以依赖,可以怀念,可以颓废,可以懒散
我:......

我:但是你不能给她带来无形的压力和影响!
我:我没有!

我:这样就是有...
我:那你到底要我怎样?

我:不要那么执著了好吗?
我:我...

我:不要再给自己还有她任何压力了,行吗?
我:我...

我:人,是应该有理智的...
我:感情,却是没有方向的...

我:你是有感情的人...
我:所以我应该有理智的感情...

我:醒了,好吗?不要再让大家担心了...
我:可是...

我:不要假装了,一切不确定的,都不要执著
我:我...

我:以后怎样,就让它自由发展,反正你们也不能怎样...
我:我...

我:至少你尽力了,不是吗?
我:(眼泪开始流下来)

我:至少你也给了你的执著一个交代,不是吗?
我:(莞尔...还有泪...)

我:想开了吗?醒了,好吗?大家都在等你...
我:嗯...

我:这样她也应该放心了吧...
我:希望如此...

我:我还是你...
我:你还是我...

我...
还是我...

-----------------------------------------------

你离开后,
电话好久都没响过...

开始有点不习惯了...

二月十六日

第一个觉得不习惯的夜晚...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完美

团圆
始终带有矛盾
沒有辦法完美

直到第十九年
我才发现
这一个矛盾

传说中的团年饭
是一家人吃
当然沒有錯
那么接下來要讨论的事有两项

第一,
通常一个幸福的家庭
有一个爷爷,有一個奶奶
假设他們育有三个儿子
三个都娶了老婆
生了很多儿子

那么老大的大儿子
又结了婚,生了孩子
那爷爷奶奶就有了曾孫子

四代同堂?
当然也沒有問题,
那么如果沒有了爷爷和奶奶
团圆,是不是三个儿子自己各团圆?
那么因为沒了父母的三兄弟
各自自己团自己的圆
那么算不算团圆?

那爷爷奶奶的兄弟姐妹呢?
他们又是在那裡?
理由好像可以是:
1他们住在很远
2他们有自己的家庭
3他们...想不到,就放“其他”...

我不知道
但我觉得到第几代自己才团圆,
是一个问题,
是一个我觉得是问题的问题。

第二,
通常一個健康的家庭
是由一男一女组织而成的(夫妇)

好,问题来了

新年次团年饭的時候
是回男方的家庭
还是回女方的家庭?

我知道這是废话
那么就应该想一想这废话背後
存在的讽刺

Assume大家的答案都是回男方家
那么可能第二天的時候才去女方家
如果辦得到的話,可以一天赶两场
前提是你老公是“FLASH”or “Superman”
或是本來就是隔壁邻居

那么存在的风险是
当你生出來的時候
如果,我说如果,
如果有人说你像隔壁叔叔的脸的話
那么你生的孩子很可能就是“天才”儿童...
笨的人看不明白,会再重读

对不起,我离题了

回到刚才第二个讨论事项
所引发下來的問題

1.
一个只生女孩的家庭很可怜
每年的团年饭都自己吃,
那么如果,我说如果,
如果另一半在吃到一半時梗死
明年的团年饭就以maggi cup解決好了。
反正都是一个人吃团年饭

2.
所以从刚才一直推论下来
华人的家庭无论如何
都要生一个男的才有保障。

-----------------------------------------------

我拿起筷子和碗
盛了一个人吃的饭
然后坐了下来

墙上的日历
二月十四,正月初一

一张桌子
和一张椅子
对着一盘咸鱼,
还有昨夜剩下的芽菜

老风扇的声音
围绕了整间屋子
对,是屋子,
因为他配不起
“家” 这个字眼

我夹了咸鱼
放进碗里,努力扒饭
这里,我不需要注重礼仪
唯一能够做到的
是吃饭时,不要说话
原因是我找不到说话的对象

我慢慢嚼着口里的饭
用傻笑顶着将要标出来的眼泪

-------------------------------------------

亲爱的
情人节快乐

我对着墙壁
练习着这一句话

好让我们再相遇的时候
我可以亲口告诉你.........

-------------------------------------------

炜森,
新年快乐!

不要再装了,反正情人节关你屁事?

王八蛋!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迷惘

失去和你的联系后
我开始迷惘

你睡了吗?

明天
还有谁会理会
谁想念着谁...

有一种幸福叫青春
有一种痛苦叫离别
有一种状态叫迷惘
有一种病毒叫思念

窗外吹着冷风
带有一点点的凄凉

寂寞在旁边
拉着他最擅长的二胡

打发着难眠的这一夜....

------------------------------------

那一年,
生活开始乱了步伐,
渐渐没有了节奏...

除了等待
那遥远的希望
任何其他的事
都只是为了让自己
继续活下去而做

二月十二日
星期四
凌晨两点钟

我还活着
只为了再见你一面...

你还会回来吗?

Tuesday, February 9, 2010

过渡期

机械化的反应
应该都麻木了

正接受着治疗
希望我会复原

Friday, February 5, 2010

再见

女:可以不要走吗?
男:对不起.......

女:你知道我还爱你的。
男:我也是。

女:去到那里之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男:你也是,我离开后,你要小心

女:没有我,你不可以看别的女生哦!
男:我只看男生的话,你不会怕吗?哈...

女:讨厌!
男:静...

女:怎么了?
男:我这次真的要离开了,不是星期六和星期日的不见面,是长期的离开...

女:我明白...(梗咽....)
男:对不起...那至少我们都没有后悔吧?

女:嗯...(眼泪掉下来了)
男:(一个拥抱,结束了这场对白)

--------------------------------------------------------

咳,
他妈的!
可以等我到家后才下雨吗?

不管了,
到家后直接睡一觉。

梦...

-------------------------------------------------------

那一天,
我们像平时一样
出去外面逛街
他与她的距离
变得好近

平时不man的他
变得好像很习惯当人家男朋友的样子
牵手,拥抱。

那张椅子
在要接吻的那瞬间
我醒了,

我不是夏妞!

-------------------------------------------------------

人生是这样
情侣也是这样

我经过那档口
小贩已经收工了

这次的离去
当然不会像那小贩一样
到时间会再开档

我对食物的需求
明天就能得到满足

她对男友的思念
有是什么东西能够弥补?

她说我不明白
当然,我也承认...

-------------------------------------

女:明年的今天,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男:会,我答应你,一定会的...
------------------------------------

我经过他们的背后
然后看看他们的背景
同样的,她靠着他的肩
然后我投以羡慕和同情的眼神

然后再笑笑自己穿着的短裤
还有那双拖鞋....

月亮,
你今晚不陪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