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4, 2010

司马光

我的缸,
又被他击破了...

只是这一次粹得比较散...
装的水也比较满...
然后流出来的,
除了水...
就没有了...

-------------------

我手上流着鲜血...
痛不在于手,
是我们眼神交触的那瞬间,
你不再是你...

你:你不是习惯了吗?
我:我习惯了你的不习惯...

你:...
我:...

我已经猜不到你接下来的回答,
所以我开始沉默了...

他为了救人,
打破了水缸...

你又是为了什么,
残废了我的语言...

痛说不出来...
大概就是这样...

你看出来了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